【區區有文化系列】為書店取名TOaST 延續哲學與藝術的生命

遠捚淩剆橉硐慬

2018-10-08

最近,在石硤尾偉智街38號,出現了一間叫TOaSTBooks的書店。書店不到百呎,裝修樸素雅致,主打藝術及哲學類書籍。店主何鎮宇(Jerry)修讀哲學與藝術,他自言希望香港有一間書店,專售這兩類型書籍。而作為創作人,Jerry也冀藉荈}書店,用另一個媒介表達自己。■文、攝:香港文匯報記者朱慧恩TOaST鄰近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(JCCAC),正對面是馬會投注站,周圍是車房、髮廊。在此等環境下,作為書店的TOaST顯得格外亮眼。在書店門口,一邊放茪鴘矕,另一邊的木架放茪p盆栽。走進書店,兩邊的木架放滿哲學及藝術類書籍,也有少量文史、電影類別。抬頭一看,雪白的牆壁掛荋X幅畫作,原來Jerry也把書店化身成「畫廊」,牆上的是他學生的作品,作品定期更換,輪流展出。訪問那天,店裡播放Jazz,記者跟Jerry說:「若果閉上眼睛,我以為自己走進了清吧。」新舊書亦有絕版書藝術與哲學書是TOaST的「生招牌」。麻雀雖小,但五臟俱全,書架上每一本書都是經Jerry精挑細選才上架的,本本「含金量」都極高。TOaST主要售賣二手書,有些由朋友讓出,放在書店寄賣;有些則是Jerry割愛,從家中拿來出售。書店同時亦有出售一手書,有不少更是Jerry專門從外地購入的。像訪問前幾天,他才從台灣「尋寶」回來。仔細打量書架上的書。有黑格爾的《美學》、朱光潛的《西方美術史》、余英時的《歷史與思想》等名家的作品,甚至還驚覺有羅蘭巴特的《明室》(這本書不算易找)、還有曹禺的《雷雨》,這是罕有的帶有插圖的版本,當中更有絕版書,本本皆屬精品。問Jerry會否捨不得出售,他笑說「會」。當他介紹到書架的某一套書時,更打趣道自己要不要keep返一套。現時書店主打藝術與哲學書籍,書籍以中文為主,亦有英文畫冊。Jerry表示,TOaST未來仍以售賣這兩類書籍為主,或會加入古典文學。他又提到,近年自己的研究範疇集中於美學及當代新儒家,故亦希望將來能加入這兩類書籍。走出學院走到街頭Jerry在大學時修讀藝術科目,心裡對藝術卻有感未找到答案,所以又再修讀哲學,冀解決疑難。雖然書店開業僅兩個多月,但整個概念已於七年前醞釀,到今天計劃實行,只因兩個原因。近年,不少書店無論是大型連鎖店如PAGEONE,還是小本經營如書得起,都難逃結業命運,像哲學、藝術本就屬較冷門的書籍,其生存空間更受擠壓。而作為修讀藝術與哲學的人,Jerry甚感可惜,「香港應該要有一間書店專賣藝術同哲學書,雖然兩種書類相對冷門,但冷門不緊要,始終有人喜愛,那不如索性自己開一間啦。」同時,修讀藝術出身的Jerry,既有從事藝術創作,也有擔任策展工作,也是香港藝術學院的老師,不久前才辭職離開學院。回想當初在學院教書,Jerry覺得自己「能做一些事情」,實踐自己心目中想做的事。然而,近年學院環境發生變化,「始終學院是建制地方,在龐大的架構下,想做的做不到。」他說。現實總帶茧L奈,一邊廂眼見自己想做的事情未能實踐,另一邊廂看茼菑v喜愛的書店輪流結業,買少見少。因此,七年後的今天,Jerry決定走出學院,開一間主打藝術與哲學書的書店。書店選址石硤尾,皆因Jerry曾於位於JCCAC的香港藝術學院(現已搬遷)教書,所以熟悉附近環境,而且租金相對便宜。但在上址開書店,與周圍環境格格不入,真的有得做?「我不是生意人,我也不知道。我開店純粹出於熱愛哲學與藝術。朋友說我店裡賣的書都『唔易入口』,所以無論開在寧靜還是繁囂的地方,關係都不大。」有人說TOaST是文青書店,Jerry笑言來書店的人是文青,但自己卻不是。訪問過程中,有朋友來書店探望Jerry,閒聊兩句,順便放下書本,讓它尋找下一位有緣人;也有在JCCAC工作的一位先生順道經過,買走了幾本心頭好。後來更有Jerry的學生來到書店,向Jerry請教關於哲學書的問題。他們談起美學與哲學的關係,也聊到黑格爾、康德、朱光潛,兩人互相交流意見,記者在一旁聽得津津有味。建立藝術交流空間TOaST一名是源於Jerry過往的工作室。「大約十年前,開了工作室TOaST。自己喜歡飲下酒,而『toast』本身又有祝酒之意,我希望自己的工作室不止用於畫畫,大家還可以一齊來飲下酒,交流藝術理念,分享創作心得。」現時TOaST不再是畫室,而成了TOaSTBooks,Jerry希望延續過往的理念,在TOaSTBooks這個小空間裡,把「toast」發酵成一個藝術交流的平台,打造小型「藝術空間」。最近,書店開始舉辦微型電影放映會,並請來導演來個映後談。Jerry亦表示未來會計劃舉辦讀書會,「每期設特定主題,每次十人左右,搵artist講下洁A大家交流下。」他說。在香港,開書店好比「燒銀紙」。一年一度的書展於兩個多月前結束,主辦方例牌地在書展完結後,對外公佈創新高的入場人數,滿是一個全民皆「書」的熱鬧景象。然而,書展場內氣氛好熾熱,書商促銷賺個盆滿缽滿,而場外的獨立書店,卻依然在狹縫中生存。Jerry明知經營書店困難,但仍敢於走出comfortzone,很難得。他表示:「難,但我有信心謘A做到幾耐得幾耐。我想我是悲觀者中最樂觀的一個,樂觀者中又是最悲觀的一個。有時做藝術間唔中都要走出(comfortzone)一次,正如羅蘭巴特說『作者已死』,也是這個意思,你必須要keep住超越自我,才有進步。」﹝